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他的人生已經毀了。

他已經沒有未來了。

眼下的活著,也只是茍延殘喘。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就會死掉。

盡管阿綾說,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藥可以延續他的生命。

可是如此低質量的活著,真的有意義嗎?

或許,等他厭倦的那一刻,便是終結生命的時候吧。

只是,這句話他不會告訴沈從辰。

沈從辰是真心為他著急為他焦慮為他著想的人,這份難得的真心,他會小心翼翼的呵護著,不會給他任何受傷的機會。

善意的謊言,對大家都好。

李良深呼吸一口氣,他痛恨這個世界痛恨這個家,更加痛恨他的父親。

如果不是因為他父親的背叛,他也不會是這個結局。

所以,他要對所有辜負了他的人,宣戰,復仇!

絕不原諒!

醫院的褚軍狀況越來越差,明明已經用上了最好的藥,最好的儀器,可是依然留不住褚軍越來越越破敗的身體,也抓不住越來越虛弱的那條命。

褚軍的家里,上上下下都急了,不少人都來醫院,看到褚軍如此差的狀態,不少人都起了心思,想讓他留下遺囑。

可是褚軍的兩個兒子,阻攔所有人不能靠近。

“你們搞什么呢!我爸還沒死呢!你就讓他立遺囑?你這是存的什么心?”褚軍的大兒子厲聲質問說道:“這個家還沒散呢!”

褚軍的小兒子也冷聲說道:“這是我們褚家的家事,你們就不要操心了!”

褚軍的老婆就知道哭哭哭,什么都管不了。

褚軍的兩個兒子交換了一個眼神,決定動手了。

褚軍這個人吧,有個好處,那就是比姓李的有良心,不管是哪個兒子,都是他的孩子,他都疼愛。

所以家里有什么錢有什么財產,也不會瞞的死死的,都會順嘴跟孩子們說了。

所以,褚軍的大兒子不動聲色的就將自己知道的財產,全都牢牢的掌握在了手里。

褚軍的小兒子呢,就轉身去找到了那兩個私生子,直接將人給控制住了,不讓他們在褚軍病危的關頭跳出來鬧妖。

不得不說,這個措施非常的管用。

褚軍昏迷不醒,褚軍的私生子蹦跶不出來,別人就算有心想挑事兒,也師出無名。

很快,褚軍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醫院已經下了好幾次的病危通知書了。

褚軍的夫人,哭的昏死過去幾次之后,終于慢慢冷靜了下來,開始接受這個現實了。

隔著病房厚重的玻璃,褚軍的夫人擦擦眼角,開始琢磨自己家里有多少錢,將來會不會影響她富貴的生活了。

就在這天的晚上,李臣在家里正吃著飯,突然心口一陣絞痛,緊接著呼吸一滯,嗓子一癢,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一幕,把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給嚇壞了。

尤其是李臣李良的父親李董, 更是嚇的面色蒼白,全身顫抖。

“這,這是怎么了?快送醫院!”李董瘋狂的叫了起來:“還愣著做什么?快去醫院啊!”

家里一陣雞飛狗跳,李臣也很快就被送到了醫院,就住在了褚軍隔壁的病房。

因為李臣的病狀跟褚軍一模一樣,所以醫院很快就進行了全面的檢查,確定李臣也是受到了重度輻射才導致的身體衰敗。

這么一來,李臣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拿過去做了檢測。

檢測結果也很快就出來了,那塊精美的玉觀音就被找了出來。

醫院切割了這個玉觀音,從玉觀音的內部,挑出了一根頭發絲大小的金屬,一丟進去儀器,儀器就開始尖叫了起來。

輻射量嚴重超標正常值的一千多倍!

檢查結果,讓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李臣那么小心謹慎的人,怎么會將這么一塊要命的玉觀音戴在了身上。

這個時候,有人就說了,這個玉觀音是褚軍帶過的,并且送給了李臣。

然后追本溯源,就找到了褚軍的夫人。

褚軍的夫人一臉茫然,說道:“這是我從珠寶店買來的,我還有證書和發票呢!我怎么可能害我的丈夫?我害了我的丈夫,有什么好處?”

然后源頭就到了那家珠寶店。

然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等他們找到那家珠寶店,卻發現店已經關門,所有人都不翼而飛,不知所蹤。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

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褚軍跟李臣這是被人算計了!

對方好大的手筆,直接用一個珠寶店做背書,一塊加了料的首飾,就干掉了永城的兩個大富豪!

晚上,李良回家。

一進門,就被李董給帶到了書房。

“說吧,這個事情,是你做的?”李董開口問道,一臉的陰沉。

“爸,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李良微笑著回答,仍舊不會給自己留下一條小辮子。

“到了現在你還要否認?”李董用力一拍桌子,說道:“他是你哥哥!你竟然對他下這樣的死手?”

李良嘲諷的笑了笑:“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我為什么要承認?我記得,我被輻射差點死掉的時候,他也沒有承認過呢!父親,他可以不承認,為什么就要我必須承認?”

李董一下子被問住了:“你……”

“父親。”李良輕輕咳嗽了一聲,眼神毫無波動,一點感情也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我什么都沒有做過,所以我不會接受你的怒火。”

李董剛想發脾氣,可是轉念一想,他兩個兒子,已經毀掉一個了。

看看褚軍的樣子,就知道李臣的時間怕是不多了。

就算是這個事情是李良做的,他也只能睜只眼閉只眼了。

不然,他連一個兒子都沒有了。

“李良,你長大了。”李董疲憊的說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父親這就說錯了,我能要什么?”李良輕笑了起來:“我要的無非是一個健康的身體罷了。父親能給我嗎?如果不能的話,那就不要說話了!”

“你……”李董被堵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回去休息了。”李良溫和的說道:“醫生說,我的身體不能太過勞累。”說完,李良轉身就走。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