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九十七章這是不是愛情?

沈柒一愣:“陳晨?”

電話那端傳來了尖叫聲:“你總算還記得我!”

沈柒扶額說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不跟你們的,我家里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p>

陳晨嘆息一聲說道:“知道是知道,我們又沒有看你笑話的意思。好了,校慶聚會你來不來?”

沈柒馬上看向了賀逸寧。

賀逸寧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只是略略點點頭。

沈柒馬上說道:“好啊,校慶是在哪天?”

陳晨報上了日期之后,寒暄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沈柒看著賀逸寧:“我真的可以去嗎?”

“當然。你是自由的?!辟R逸寧淺笑回答:“我娶的是妻子,不是一個傀儡?!?/p>

沈柒發自內心的笑了笑:“謝謝你,賀逸寧?!?/p>

“回家吧?!辟R逸寧發動汽車,帶著沈柒往回走。

盡管接下來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可是氣氛卻是出奇的好。

沈柒看著路上景色在紛紛倒退,汽車、行人,似乎每個人都在行色匆匆的往家趕著。

回家,這個詞此時是如此的充滿了溫情和希望。

曾幾何時,回家這個詞,是沈柒的夢魘。

而如今,她終于擺脫了那個夢魘,終于可以跟其他普通人一樣,也可以向往一下這個詞匯的美好。

雖然這個婚姻陰差陽錯,可是不可否認的是,賀逸寧真的給了她一方安詳寧靜的天地。

在景華莊園里,她擁有足夠的自由。

對一個手握重權,掌控著經濟帝國命脈的帝王來說,這大概就是他示好的方式吧?

沈柒就那么看著外面的景色,胡思亂想著。

卻沒有發現車速在一點點的降低。

賀逸寧開著數千萬的超跑,卻開出了的速度。

賀逸寧突然不想這么美好的氣氛就這么結束。

他第一次覺得樊盛樊籬的家,距離景華莊園真的太近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這條路永遠沒有盡頭,就那么跟她一起走下去。

賀逸寧修長的手指扶著方向盤,看到沈柒靠在椅背上,已經輕輕的睡了過去。

賀逸寧悄悄的伸手,輕輕的握住了沈柒的手指。

沈柒的手比起賀逸寧,是那么的小巧玲瓏。

小小的手指握在掌心里,卻帶來了一股奇異的安定感。

賀逸寧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仿佛,牽著她的手,就是牽了整個世界。

這種陌生的感覺,讓他很又很彷徨。

同時也讓他有點點的不安。

他知道,只要他松開沈柒的手指,他就會不再不安。

可是,他更知道,他不舍得松手……

手指緊了緊,將她小小的手指握的更緊,再緊一點,再緊那么一點……

沈柒還在睡著,就那么任由賀逸寧握住了她的手指,沒有絲毫的回應。

可是即便是如此,賀逸寧竟然也感覺很滿足了。

他忍不住捫心自問,他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將視線放在她的身上的?

是從那天的大雨磅礴?

還是她高燒昏迷在自己的眼前的時候?

亦或是在莫哥那邊,她蠢蠢的樣子逗的自己發笑的時候?

還是她第一次展露出她的真性情,跟自己笑鬧成一團的時候?

或者是她倔強的站在自己身邊,愿意陪著自己披荊斬棘的時候?

這些都不重要了。

因為她的一顰一笑已經在腦海里深深留下了痕跡,每個畫面都是那么的生動鮮活,讓自己無法忘懷。

這種感情是不是愛情?

愛情真的就是這么的美妙嗎?

不管這是不是愛情,自己都不想放她離開了。

因為,在聽到她有麻煩的那一刻,自己的心,真的揪了起來。

自己從來都沒有過這么擔心過一個人。

如今,終于有這個人了……

這條路走的再慢,終究還是到了家門口。

車緩緩停下,賀逸寧阻止了其他人開口,小心翼翼的將睡熟的沈柒打橫公主抱抱了起來,朝著臥室走了過去。

管家一看這個架勢,馬上明白了一切。

大家悄無聲息的退開,把空間還給了他們。

沈柒安靜的像一只小貓咪,蜷縮在了賀逸寧的懷中。

賀逸寧的動作很輕很輕。

輕柔的沈柒一點感受不到任何顛簸。

第二天睜開眼的時候,沈柒有那么一瞬間沒回過神來。

她記得睡著之前是在車里的,怎么一睜眼就已經在家了?

轉頭一看,不出任何意外的,賀逸寧睡在她的一側。

賀逸寧還沒醒,沈柒第一次這么光明正大的打量著賀逸寧的睡顏。

哪怕在睡夢中,他都如同王子一般的尊貴迷人。

那如同鐫刻的五官,完美而和諧。

屬于男性獨有的雄性魅力,釋放的淋漓盡致。

這么完美的男人,此時就睡在自己的旁邊呢。

想想,仿佛在做夢一樣。

沈柒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輕輕描繪著賀逸寧的唇形。

他的嘴唇薄而潤,充滿著深粉色的光澤。

一個男人擁有著這樣唇色,簡直是嫉妒死了天下的不少男人女人啊……

沈柒覺得自己好像變得貪婪了起來,除了嘴唇之外,她還想摸一下別的地方,看看別的地方是不是也像想象中一眼的美好……

不等沈柒的手指動彈,還在睡夢中的賀逸寧突然張口,一下子咬住了沈柒的手指。

一股酥麻的電流,瞬間從手指傳遍了全身。

沈柒窘的無地自容。

他已經醒了嗎?

是被自己弄醒的嗎?

賀逸寧慢慢睜開了眼睛。

一雙鳳眸在蘇醒的那一刻所散發的眸光,簡直是超級大殺器。

沈柒覺得,天下所有女人恐怕都不能抗拒這樣的眸光吧?

簡直是讓人迷醉到了極致了……

“調皮?!辟R逸寧一個翻身,將沈柒壓在了身下:“大清早的擾人清夢,是不是想檢驗一下你老公的能力?如果這是你的心愿,那么我就滿足你好了!”

沈柒的臉蛋瞬間爆紅,雙手不自然的撐住賀逸寧的胸口,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才沒有……我不……我不是……”

賀逸寧修長的脖頸微微下垂,黑色的亂發,半遮住了他的眼神,剛剛晨起的嗓音極具磁性:“嗯?沒有什么?不是什么?”

沈柒就那么抬頭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賀逸寧,突然覺得心跳快的好異常!

怎么辦?

自己突然好想咬一口現在的賀逸寧!

真的是,太妖孽了!

沈柒突然覺得自己好糾結!

自己好想吃掉現在的賀逸寧。

可是,心底還有一個聲音在提醒自己,如果自己跟賀逸寧發生了什么,只怕一年之后就沒辦法順利的脫身了。

怎么辦?好糾結!

賀逸寧突然從沈柒的身上翻身下去,伸手一彈沈柒的額頭:“不必用這么糾結的眼神看著我。想吃掉我,隨時都可以??墒切∑?,在你把你全部交給我的時候,這輩子,你都不能離開我的身邊了。明白嗎?”

沈柒一呆:“你怎么知道……”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心事的?

他為什么要這么縱容自己?

“因為,我賀逸寧這輩子不打算二婚了?!辟R逸寧聲音雖然很輕,可是無比認真的說道。

沈柒真的動容了。

媽蛋,怎么可能不動容!

一個長相妖孽級別的帝國總裁,對自己這么溫柔的承諾一生不二婚,試問全天下的女人,有幾個能抵抗的住這樣的**?

更何況,自己的心,已經被他所魅惑了……

可是,自己真的要把自己的一生交給他嗎?

自己,真的不會后悔嗎?

“你今天不是還要去見同學嗎?收拾的漂漂亮亮的去,身為賀家二少夫人,可不能被其他人比下去!”賀逸寧看著沈柒呆呆的小表情,簡直是喜歡到了骨子里了,伸手捏了捏沈柒的鼻尖:“早點回家?!?/p>

“嗯?!鄙蚱獾男牡追路鸱浩鹆颂鹛鸬睦嘶?,一種從未有過的甜蜜感覺油然而生。

這種感覺,是展博也不曾給過自己的。

展博喜歡各種戶外極限活動,他的時間大部分都奉獻給了戶外活動,反而很少有時間陪著自己。

相戀那么多年,相處的時間,還不如他戶外活動的十分之一。

每次見面,都是行色匆匆。

賀逸寧雖然工作也很多很忙,可是他卻給了自己完全不同的一種體驗。

原來,一個人再忙,也是可以抽出時間陪伴的。

吃完了早飯,沈柒果然收拾的清爽靚麗的出門了。

沈柒一走,沒過多久,女仆就過來匯報:“少爺,沈夫人來了,要見二少夫人?!?/p>

“呵呵,有趣?!辟R逸寧眼神瞇了瞇,說道:“讓她進來,在偏廳等我?!?/p>

“是,少爺?!迸皖I命很快離開。

不一會兒工夫,沈夫人哭哭啼啼的進來了,被領到了偏廳的位置。

沈夫人很不滿。

她來找沈柒,沈柒竟然讓她在偏廳等她?

她這輩子還沒有這么被人對待過!

等一會兒沈柒來了,她一定要給沈柒好看!

好好的給她長長規矩?、唷烂罟P⑧±閣⑧±,

沈夫人正在腹誹,賀逸寧從外面走了過來。

沈夫人聽到身后的腳步聲,猛然轉身,習慣性的就要抬手打人。

可是沈夫人的手剛剛抬起,還沒來得及落下,猛然發現來的人不是沈柒,而是賀逸寧。

沈夫人嚇了一大跳,硬生生的將表情從猙獰變成了笑容滿面。

抬起的手,也從扇耳光變成了抬手撫摸頭發。

“逸寧,你怎么過來了?小七呢?”沈夫人從善如流的及時扮演了一下慈母的角色。

賀逸寧怎么會錯過她生硬的表情和蹩腳的表演?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