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一百二十八章忘恩負義之人

沈柒擦去了眼角的淚痕,從地上慢慢站了起來,扶著桌子坐在了沙發上。

“我答應你的事,我一定會做到的?!鄙蚱饪粗蛞鹨?,用盡了全部的力氣,才讓因為極致悲痛導致麻木的身體恢復了一點。

“我從來都不欠你們的,是你們欠了我的!”沈柒繼續說道:“從今天往后,我與你們一家三口,恩斷義絕!如果再讓我看到你們,我不會再放過你們!”

終于等到了沈柒的這句話,沈茵茵瞬間喜不自勝,趕緊說道:“是是是,我知道的!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那,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這句話,沈茵茵抓起自己的包,連滾帶爬的滾走了。

沈柒一下子撲在了桌子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再度淚崩。

小夏在門外,將里面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

小夏沒有想到,自己家二少***身世竟然如此離奇。

“爸爸,對不起……”沈柒哭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媽媽,對不起……”

女兒不孝。

女兒認賊做母。

一切都是女兒的錯。

“哥哥,對不起……”沈柒說完這句話,整個人已經徹底崩潰。

不知道哭了多久,一塊繡著賀字字樣的手帕遞到了沈柒的面前。

沈柒抬起淚眼,看到了賀逸寧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逸寧……”沈柒只來得及喊出他的名字,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賀逸寧沖著沈柒張開了懷抱,沈柒沒有任何猶豫,一頭扎進了賀逸寧的懷中。

賀逸寧撫摸著沈柒的頭頂。

他的小兔子,哭的好傷心啊。

沈柒抱著賀逸寧的腰身,痛痛快快的發泄了個夠。

賀逸寧一直都那么站著,一動不動,任由沈柒的眼淚將他名貴的襯衣污的一塌糊涂。

沈柒終于哭累了,趴在賀逸寧的胸口竟然漸漸的睡著了。

睫毛上掛著的淚珠,讓人看了,極為心疼。

賀逸寧小心將沈柒抱了起來,轉身往外走。

小春站在一邊,低聲說道:“總裁,已經查到沈剛的所在了?!?/p>

“先帶回去,等小七醒了再說?!辟R逸寧點點頭:“小七,累了?!?/p>

“是,總裁?!毙〈厚R上給小夏一個眼神,兩個人很快退開,將車開到門口。

賀逸寧看著哭睡著的沈柒,仿佛看到了第一次見到她時的那個樣子。

她那時也是哭的這么傷心。

真是讓人心疼啊。

沒想到沈家,竟然還有如此齷齪的內幕。

難怪這個小東西,總是沒有自信,總是害怕受傷,總是習慣性的逃避一切。

原來,她的小時候,竟然是這樣過來的。

賀逸寧抱著沈柒越發的小心了。

他原本可以把沈柒放在座位上,讓她安睡的。

可是他莫名的不舍得。

他擔心沈柒醒來的時候看不到他,會哭。

“小東西,相信我。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會拋棄你,我也不會丟下你的?!辟R逸寧柔柔的說道:“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再也沒有那樣的人可以傷害到你了。再也沒有了?!?/p>

沈柒睡夢中仿佛夢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雙手緊緊的抓著賀逸寧的衣服,死活不肯松手。

她真的,太缺乏安全感了。

回到景華莊園,賀逸寧直接抱著沈柒進了臥室,對管家吩咐了下去:“去準備點冰塊,她哭的太久了,眼睛會腫的?!?/p>

管家馬上去讓女仆準備,跟在后面說道:“少爺,那個林溪剛才打過電話要找您?!?/p>

“讓她哪里涼快就哪里呆著去?!辟R逸寧眉頭一皺,毫不客氣的說道:“少來煩我?!?/p>

賀逸寧剛走兩步,突然停下了腳步:“等等?!?/p>

管家馬上停住腳步,認真聽候命令。

“是該好好的試探試探她了?!辟R逸寧嘴角浮起一抹邪笑:“玩的差不多了,該收網了。小春?!?/p>

小春馬上上前一步:“總裁?!?/p>

“林溪的電腦和手機監控的如何了?”賀逸寧嘴角浮起一抹冷意:“那個神秘人跟她的頻率如何?”

“正如總裁您所料,最近幾天,似乎頻繁了很多?!毙〈厚R上說道:“我們已經鎖定了那個頻率,現在要動手嗎?”

“不,還需要演一場大戲?!辟R逸寧鳳眸冷了幾分:“不演一場大戲,怎么揪出來幕后主使人呢?去行動吧?!?/p>

“是,總裁?!毙〈厚R上轉身離開。

賀逸寧對管家說道:“如果林溪還來找我,就說我不在?!?/p>

“是,少爺?!惫芗翌I命。

沈柒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抬眼就發現自己已經回家了。

嗯?自己是怎么回來的?

自己似乎記得自己是抱著賀逸寧的腰身哭的?

自己又被他帶回家了?

沈柒抬手摸了摸臉頰,眼睛竟然沒有哭腫?

這不科學??!

這個時候,房門敲響,傭人聽到沈柒醒了,馬上端著茶水進來了。

“二少奶奶醒了?!迸畟蛘f道:“少爺吩咐,讓您先用餐,吃完飯,少爺有話對您說?!?/p>

沈柒點點頭。

不等她起身,女傭已經過來扶她坐好,將桌子推了過來,將一份簡單的食物放在了桌子上,照顧沈柒用餐。

沈柒味同嚼蠟,一點食欲都沒有。

不過,她也知道,如果她不吃掉的話,賀逸寧是不會跟她說任何話的。

等沈柒吃完了食物之后,女傭才照顧沈柒起,換了一身衣服之后說道:“少爺在地下室等您?!?/p>

地下室?

沈柒第一次知道景華莊園竟然還有地下室。

看來,這是她所不知道的秘密。

沈柒點點頭,按照女傭的指引,打開了一扇門。

門外,是另外一個世界。

不同于外面的精致奢華。

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簡潔。

最普通的鐵質桌椅,最普通的陳列架。

只是陳列架上的東西,沒有一樣是普通的。

各式各樣的大口徑、小口徑的狙擊、、首、,甚至是一些神經藥劑。

這里的確是另外一個世界。

充滿了冰冷和冷血。

沈柒一下來地下室,小春已經在門口處等候了。

“二少奶奶,總裁在里面等您?!毙〈赫f道:“請您跟著我的路線走,千萬不要走錯?!?/p>

沈柒馬上點點頭,亦步亦趨的跟著小春走過了這條武器展覽的走廊,進入了另一扇門。

再度進門,這個房間里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紅色沙發。

賀逸寧坐在沙發上,慵懶而危險。

沈剛灰頭土臉的跪坐在了酒紅色的地毯上,耷拉著頭,精神萎靡到了極致。

沈柒下意識的朝著賀逸寧走了過去。

賀逸寧沖著沈柒伸出了手,沈柒乖巧的將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他的手掌是那么的寬厚那么的溫暖,沈柒的心底莫名的安定下來。

“人已經給你帶到了,想問什么就問吧?!辟R逸寧摸摸沈柒的頭頂,一臉的愛惜。

沈柒點點頭,轉頭看向沈剛。

這個男人曾經是她的繼父,卻也是殺害她親生父親的兇手!

此時面對這個男人,她心底五味雜陳。

沈剛聽到沈柒的聲音,突然一下子朝著沈柒爬行了過來:“小七,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繞了我!”

不等沈剛靠近,小夏從角落里竄了出來,一腳將沈剛給踢了回去。

沈柒閉了閉眼睛,強忍著心底的怒氣,說道:“說吧,當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剛瑟縮了一下,眼神躲躲閃閃,不敢回答。

賀逸寧慵懶的看了他一眼,鳳眸閃過一絲霸氣:“不想說?小夏,把神經藥劑拿過來,看來他吃的苦頭還是不夠啊?!?/p>

賀逸寧的話一落下,沈剛整個人如同篩子一樣,瘋狂的哆嗦了起來:“不,不要……我說,我全部都說出來!賀二少,小七,啊不,林小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什么都說!”℃≡℃≡℃≡閣℃≡

沈柒雙拳緊握,身體繃直。

今天,自己大概又要聽到一些會讓自己更加瘋狂的往事吧?

不管怎么樣,自己一定要弄清楚當年的事實!

沈剛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這才開始講述:“我從記事起,我就是個孤兒。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災害后那個動蕩的年代,我那個時候,父母都餓死了,也沒人養我,然后就到處乞討。終于有一天,我乞討到了一個姓沈的人家,表示我愿意終生為沈家打工,求一日三餐?!?/p>

“沈家收下了我,與此同時,還有一個女孩子也被沈家收下了。我被起名叫沈剛,她叫沈翠。從此我們就有了一席之地和一日三餐。沒過多少年,沈家生下了一個女孩,取名沈子瑤。沈家生了很多的兒子,唯獨沒有女兒。所以這個女兒一出生,就受到了沈家上下的愛?!?/p>

“沈子瑤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沈家的掌上明珠,家里什么好東西都會緊著她。那個時候,我好羨慕她,好嫉妒她!我只比她大了幾歲,可是我卻要在沈家灑掃工作,她卻只需要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可以了。沈翠跟我一樣,她發了瘋的嫉妒著沈子瑤??墒俏覀兌贾?,我們跟她是沒法比的?!?/p>

“沈子瑤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她還沒長大,國家就已經改革開放,她從小就被送到了國外讀書學習。年紀輕輕就成了有名的作家、畫家,歸國的時候,省長都親自接見了她。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她回國后不久,就遇到了一個家世優越的富商林宇翔,兩個人一見鐘情很快便談婚論嫁。就在那個時候,我找到了沈翠,我問她,想不想做人上人?!?/p>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