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三百零四章分支里還有更奇葩的

馮可欣不是沒想到去整一下劉義。

可是她真的不敢。

她倒不是因為劉義是拳擊手就不敢,而是她這次回來,可是求了馮曼倫很久,馮曼倫才點頭同意,允許她回家過年的。

如果她不聽馮曼倫的話,那么極有可能,她再次去了美國就真的回不來了。

馮可欣不敢賭馮曼倫的心思。

尤其是現在聽說劉義跟沈柒的關系,馮可欣就更不敢了。

劉義確實不是沈柒,不能用強橫的手段。

如果對劉義用強的話,她只會變得更強。

可是讓馮可欣咽了這口氣,她又做不到。

這就是人類的劣根性。

她不要的東西,別人也不能要。

否則就是跟她過不去!

聞一博其實不是第一次甩臉色給馮可欣看了。

他喜歡馮可欣的時候,那么馮可欣是寶貝。

可是當他不在乎馮可欣的時候,馮可欣算什么???

所以,這一次,聞一博直接了當的警告馮可欣。

如果她敢對劉義做什么的話,他才不會打臉難看不難看。

就跟當初的賀逸寧一樣,別嫌臉太疼!

聞一博大步走了出來,就看到樊盛樊籬悠閑自在的拿著鳥食兒喂院子里踱步的孔雀。

樊盛樊籬慢悠悠的說道:“老吃醋了唉!”

聞一博沒有吭聲,從樊盛的手里接過了鳥食兒,一邊拋灑一邊說道:“你們說,馮可欣這個女人是怎么想的?以前就讓我去對付沈柒,要我幫她奪回賀逸寧?,F在又擺這樣的嘴臉給我看,這是多大的臉?”

樊盛樊籬嘖嘖發聲,說道:“果然舊愛不敵新歡??!因為你看不上馮可欣了,所以就覺得她各處不順眼了吧?我們可是記得當年你跟我們說,馮可欣是你見過的最清純最動人的姑娘?!?/p>

聞一博瞬間啞口無言。

這話的確是他說的。

可是他現在無比的想收回當年說出去的那句話。

“此一時彼一時?!甭勔徊┠恼f道:“以前我是喜歡過馮可欣??墒撬斨业拿?,毀了我送出去的禮物,讓我離他遠一點的時候,我就已經沒那個心思了。后來,我眼睜睜的看著她追求逸寧,說實話我的心里確實挺難過的??墒?,那是以前。我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我好像是真的放下了她?!?/p>

“以前我找那些網紅,確實是有打發時間打發寂寞的理由??墒堑胶髞?,我只是習慣,而不是真的需要人打發寂寞。再后來我們幾個都開始繼承家業,我不也安穩了很久一段時間么?現在,我認識了小義,我感覺整個人的狀態都不一樣了?!?/p>

樊盛比起弟弟樊籬,其實更穩重一點,樊盛抬手拍拍聞一博的肩膀,問道:“這次是真的認真了?比馮可欣的時候還要認真?”

聞一博點點頭:“就像逸寧對小七那么認真?!?/p>

樊籬點點頭:“好!既然你這么說了,身為兄弟,挺你到底!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義不容辭!”

聞一博笑了笑:“有你們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們說,我媽要是知道我突然想定下來,她會是什么表情?”

樊籬怪怪一笑:“估計伯母只想給小義送一頂花圈,然后雙手拉著小義的手,感激她終于收了你這個禍害?”

樊盛非常配合的噗嗤大笑了起來。

聞一博沒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無奈的搖搖頭。

大家都是從小一起長大,互相損,大家都習慣了。

聞一博也不以為意,轉移話題說道:“今年崇明的到來,你們有什么想法?”

提到崇明,樊盛樊籬的表情終于嚴肅了起來。

早上的事情,他們不能出面。

一個是因為這里是賀逸寧的主場,他不出面,別人出面,有喧賓奪主的意思。

第二是因為這么好的表現機會,怎么可以搶了賀逸寧的風頭?不趁機讓小七感動一下,怎么可以?

第三崇明這個人很記仇。沈子瑤也在現場,他們必須要保護好沈子瑤。

綜上所述,他們只能看著,不能出面。

可是先前不出面,不代表他們就真的坐視不管了。

樊盛樊籬臉色一沉,說道:“沒想到崇明竟然會來華。他以前很少來華的。這次來,也不知道是沖著誰來的。聽說這幾天,他好像在找一個什么人?!?/p>

聞一博點點頭:“是啊,我也聽說這個事情了。只是不知道找的這個人,跟逸寧有沒有什么關系。我外公跟我打過招呼了,說,不讓我招惹崇明??扇绻@個事兒是跟逸寧有關,我怎么能袖手旁觀?所以,我才想問問你們兩個的看法?!?/p>

樊盛樊籬說道:“我們所能知道的消息也僅限于此了。具體的消息,我們還要問一下逸寧。不過,這個事情,我們也做一下表態。只要是逸寧的事情,我們絕對不會坐視不管。崇明在國外是很囂張??墒?,那也是在國外。他不也是躲著國際警察嗎?可見,他也是有顧忌的?!?/p>

聞一博點點頭:“對,我也是這樣想。我們幾個人聯手起來,就不怕崇明在華還敢為所欲為?!?/p>

就在三個人商量崇明這個事情的時候,沈柒跟劉義溜達著欣賞風景去了。

一路上,沈柒不停的跟今天做客的客人們打招呼,熱情的寒暄著。

身為女主人,就是要盡量照顧到所有的來賓啦。

劉義陪在沈柒的身邊,看著她一副語笑嫣然的樣子,周旋在客人之間。

她由衷的為沈柒高興。

沈柒能有現在的地位和身份,真是不容易??!

前面還有那么多的艱難險阻需要她跟賀逸寧克服,真不知道,下一個阻礙會是多么的艱難。

跟這個院子的客人們寒暄完畢之后,沈柒頓時覺得有點疲憊,于是劉義就拉著她從侍者的手里端來了一盤子點心,鉆到了回廊的盡頭,找了個沒人看到的地方躲清閑。

“來,吃點東西先??茨阏f那么多的話,走那么多的路,累壞了吧?”劉義有點心疼的給沈柒摁摁鼻尖,小心翼翼擦去她鼻尖的一點灰。

沈柒笑著搖搖頭,掂起一塊點心,遞給劉義。

劉義借著沈柒的手,一口吃了下去,說道:“小七,今天發生的事情,賀家有給你解釋了嗎?”

就算是劉義,都已經知道這是有人搞鬼了。

崇明不過是巧合遇見了,然后借著他的手放了出來。

真正謀算沈柒的人,肯定是另有其人。

沈柒收回手指,嘆息一聲,說道:“其實是誰,我也大概能猜到了。那天早上,我婆婆叫我去幫她取一樣東西。東西沒取到,卻差點遇見壞人?!?/p>

當下,沈柒把那天早上發生的事情,跟劉義說了一遍。

果然,劉義一聽,眼珠子瞬間瞪圓:“我去找她理論去!”

沈柒一把抓住了劉義:“別!今天這是什么日子?再大的委屈,都得咽下去!而且……剛才賀逸寧過來跟我說對不起,顯然,奶奶已經處理過這個事情了。既然奶奶已經出頭,我就更不能說什么了。畢竟,奶奶是真的很喜歡我,而且為了我,也跟我婆婆鬧的很僵。逸寧是個孝順的人。他這么多年,一直謀劃著讓公公婆婆回家。如果在這么關鍵的時刻,我卻落井下石,抖落這個事情,那么我婆婆勢必是在賀家呆不下去了。逸寧會很傷心的。我不能這么做?!?/p>

劉義嘆息一聲說道:“你就是總是這么為別人著想,卻不肯多為自己想一想?!?/p>

“或許是因為彼此理解,所以才更相愛吧?!鄙蚱庑χ卮?。

就在兩個人聊天的時候,一個對話聲也從隔壁傳了過來。

或許是因為沈柒跟劉義的聲音太低,也或許是對方情緒太激動,因此并沒有發現沈柒和劉義。

而劉義跟沈柒卻聽到了對方的話。

“你怎么這么傻?要聞一博娶你?你腦子是怎么想的?”一個男人訓斥的聲音,從隔壁傳了過來:“聞一博也是你能高攀的?你當時就不該讓他娶你!”

“那我能怎么辦?我都已經相親無數次了!再嫁不出去,你就會放棄我的吧?”賀三姑娘的聲音從隔壁也傳了過來。

“混賬東西!”男人聲音微微加大:“結果你也沒賴上聞一博??!你好歹要點錢也行??!你看看,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的聲譽都毀了,聞一博也沒要你,一分錢也沒給你。我看你現在怎么辦!將來,肯定更沒人要你了!要不,你干脆嫁給王老板吧!他給的彩禮也不算少!”

賀三姑娘尖銳的叫了起來:“爸爸!你竟然讓我嫁給王老板?他的歲數都比你還大?我是嫁過去當小老婆還是當奴隸的?他的那些兒女,哪個是善茬?他會讓我好過嗎?”

“那你能找到比王老板出的嫁妝更多的主嗎?那你嫁去??!我養你,你一點價值都不給我創造,你還有理了?”賀三的話也變得尖銳了起來:“我賀三養了那么多的姑娘,個個都嫁的不錯,都給了一大筆彩禮錢。就到你這里,就成了賠錢貨!我就知道,你當時跟著你那個媽,就不會有好!”

賀三姑娘也惱羞成怒了,說道:“我媽再不好,也把我養大了!你除了給我一個姓氏之外,你又給我什么了?”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