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四百五十四章給聞一博挖了個陷阱

劉義是見過聞一博這個手帕的。

以前并沒有這個字。

為什么今天的手帕會帶著這個字?

劉義沒接,只是淡淡的回答說道:“既然是他的東西,你就自己還給他好了?!?/p>

馮可欣一臉的無辜可憐:“可是我身體不舒服呢??刹豢梢月闊┠闼瓦€給他?畢竟,這塊手帕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畢竟,是我當年送給他的禮物。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跟你說這些的。我跟一博現在是很好的朋友,我們剛才真的什么都沒有做,什么都沒有發生,真的,你相信我,我跟一博真的是很清白的!雖然一博以前跟樊盛樊籬曾經打過賭,說一定要追上你,讓你跪在他的西裝褲下!可是那畢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啊,天啊,看我說了什么!我什么都沒有說,你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說好了!我也只是無意中聽哥哥提起的。我不說了不說了,什么都不說了.”

馮可欣語無倫次的故作強調般的掩飾,聽的劉義心頭一陣火氣騰騰的就上來了。

什么?這手帕還是馮可欣送給他的?

呵呵呵呵。

馮可欣這么辯解,是幾個意思?

呵呵呵,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是吧?

這手帕是怎么回事?

劉義一把從馮可欣的手里奪走了手帕,說道:“好,那我就跑一趟,把這個手帕還給他!”

劉義說完,轉身就走。

看著劉義的背影,馮可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這塊手帕只有遇到水才會出現這個欣字。

這可是馮家獨有的專利技術呢!

她煞費苦心才調換了聞一博的手帕,為的就是這個時候!

曾經圍著她轉的男人,沒有經過她的允許,怎么可以喜歡上別的女人呢?

他不是說會愛她一輩子的嗎?

怎么?這才幾年?就不愛了嗎?

男人的話果然不能信!

一個個的都是騙子!騙子!

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馮可欣握緊了拳頭。

哪怕她現在也不愛聞一博,也要把聞一博給搶回來!

反正,她就是咽不下去這口氣!

賀逸寧是高山仰止,追不到不怨她。

可是曾經深深戀著她的聞一博都被一個男人婆搶走,她受不了!

劉義死死的抓著手帕,大步朝著聞一博走了過去。

她走的很快,步步生風。

旁邊的人們看到她陰沉的臉色,紛紛讓出了路,不敢靠近。

沈柒也看到了劉義,她一眼就看到劉義的表情不大對勁,剛想過去問問。

劉義卻好像沒有看到她一般,直接沖著聞一博過去了。

好在劉義還有點理智,并沒有守著這么多人把東西丟給聞一博,而是一言不發,抓住聞一博的領子就朝著旁邊沒人的地方走。

聞一博一個猝不及防,被劉義拽的踉踉蹌蹌。

“小義,你這是做什么?你這是怎么了?”聞一博原本還想跟劉義調笑一下的,可是看到劉義的臉色那么難看,馬上正經了起來:“你臉色怎么這么難看?發生什么事情了?”

劉義一直拽著聞一博走到一個屋后無人的地方,才松開了手,將手里攥的都有皺紋了的手帕甩給了聞一博,冷笑一聲,說道:“聞一博,玩弄我的感情,你很開心是不是?”

聞一博一愣:“小義,你在說什么呢?”

“說什么?”劉義直勾勾的看著他:“你是不是曾經跟樊盛樊籬打過賭,說要追上我,讓我跪在你的西裝褲下?”rjaX

“我”聞一博一陣頭大,這個事情,是誰說出去的!

該死,該死!

那都是曾經的玩笑話!

他現在真的對這份感情認真了!

早知道會這樣,當年打死也不會說出那樣的話!

“你現在把我哄到手,是不是很開心?是不是很爽?那你打算什么時候跟我分開???”劉義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聞一博的領子,抬手就要揍人。

聞一博并沒有反抗,就那么閉著眼睛任由劉義發泄脾氣。

拳頭在聞一博的腮邊,一下子停住了。

看著聞一博不反抗的樣子。劉義鼻子一酸,眼眶一陣濕潤。劉義怎么都打不下去了。

劉義緩緩松開了聞一博的領子,深呼吸一口氣:“聞一博,你i好樣的!這個世界上,你是第一個敢騙我感情的人!好樣的!”

“我沒有!”聞一博恨不得指天發誓:“小義,這是誰跟你說的?我真的沒有!我對你是認真的!再說了,我有什么可騙的?我能騙你什么?”

“成就??!騙到了我的感情,你多有成就感??!”劉義回答說道:“就因為四年前我挑釁了你,所以你就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報復我嗎?你是在嘲笑我劉義一輩子活該沒有男人要嗎?那是我的事情,跟你無關,我劉義用不著你來扶貧!滾,滾出我的世界!”

聞一博上前一步,想抱住劉義。

可是劉義一把推開了聞一博,不讓他靠近!

聞一博真的不懂發生了什么事情,他不解的看著劉義,同樣的一臉受傷。

“聞一博,你其實從來都沒有忘記馮可欣的吧?”劉義輕輕閉了閉眼:“她如今就在這里,你可以去找她了!我祝福你們,白頭到老!”

說完這句話,劉義轉身就要走。

聞一博不顧被暴揍的危險,再次一下抱住了劉義:“我不讓你走!你聽我解釋??!是,四年前我的確說過這樣的話!那個時候情況跟現在完全不同!那個時候我們剛剛認識,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所以我才會在那樣的情況下,說出那樣的話!可是現在跟過去已經完全不同!我們這么久了,彼此的心性清清楚楚,我是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意,我知道我慘了,我輸了,我迷上了你,我不能沒有你!”

“自從喜歡上你,全世界的女人都變得丑陋不堪,我就是喜歡你這樣類型的女人,我就是喜歡你說揍我就揍我的脾氣,我就是喜歡你動不動發脾氣的樣子!我喜歡的就是你,沒有其他人!馮可欣是什么?她算什么?誰年少的時候沒有過喜歡的人?你敢說你小時候就沒有喜歡過什么偶像?那個時候的感情能跟現在比嗎?”

“我不知道你今天到底從誰那里聽來了什么風言風語,然后把你激的暴跳如雷!可是你知道嗎?我很開心??!因為你在生氣!你生氣就是代表你在乎!你沖我發脾氣證明你在在乎我??!小義!我很開心你會把我放在心底!可是你總要聽聽我的解釋!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都要說清楚,不要像逸寧和小七那樣,彼此互相隱瞞,最后鬧成這樣!”

“不管任何人說了關于我的任何話,我都能理直氣壯的跟你解釋清楚!你發脾氣可以,打我也可以??墒悄阒辽俳o我一個辯解的機會??!”聞一博一口氣把這些心里話都說出來了。

劉義果然不掙扎了,說道:“你的手帕是怎么回事?”

“手帕怎么了?”聞一博不解的問道:“我的手帕怎么會在你手里?”

劉義正色說道:“那你給我解釋一下,你的手帕上為什么會有馮可欣的名字?你如果不惦記著她,為什么會有她的名字?別告訴我你一條手帕用了十幾年都不換!”

“你說什么!”聞一博頓時炸毛了:“開什么玩笑!我的手帕上怎么會有她的名字?別搞笑了好嗎?我的手帕每天都更換好幾條的!用過就扔的東西,用得著帶名字?啊不是,就算是帶名字,也要帶你的名字!我腦殘啊會用她的名字?我早對她沒興趣了好嗎?”

劉義彎身從地上撿起了手帕,甩給了聞一博:“你自己看!”

聞一博馬上接過來一看,上面確實隱隱約約的帶著個欣字。

聞一博的臉色瞬間變得一團鐵青!

這不可能!

他沒這么弱智!

這不是他的手帕!

他的東西都是有人專門收拾的,如果他的東西都能隨隨便便帶了別的東西,那些人都別混了,趁早滾蛋吧!

“我去找馮可欣問個清楚!你也來!”聞一博臉色鐵青的說道:“今天我就當面對峙給你看,我是不是立場堅定!”

劉義反手一把拍開了聞一博的手,說道:“要去你自己去,我去做什么?我是你的什么人?”

看著劉義還在生氣,聞一博忍著怒氣說道:“好,我去問個清楚明白!我要問問她為什么要敗壞我的名聲!”

沒想到這個時候,不等聞一博去找馮可欣,馮可欣倒主動過來了。

馮可欣一路小跑著過來,一靠近就不停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弄錯了!這手帕不是一博的,這是我自己的手帕!只是我們的手帕樣子太過接近,所有我才拿錯了!”

劉義跟聞一博同時看向了馮可欣。

馮可欣馬上眼淚汪汪的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說道:“我一發現弄錯了,就到處找你們??墒俏艺伊撕枚嗟胤?,都沒有找到。還是別人告訴我,你們來了這里,我才過來找你們的。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弄錯了。那手帕是我自己的,不是一博的?!?/p>

馮可欣將一塊手帕再次遞給聞一博:“這個才是你的?!?/p>

劉義的視線落在馮可欣的手上。

那塊手帕跟聞一博手里的手帕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個帶字一個不帶字。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