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五百七十八章沈禾可不是小包子

咱不必拼爹,拼爺爺也行??!

再不濟,拼奶奶?拼外婆?

總之,能換個新鮮的嗎?

你們不膩,我都膩了!ry1r

果然,這個女人又開口了:“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

小夏向來都是毒舌啊,這么多年來,還是沒變過。

小夏仔細的瞅了她一眼,說道:“粉太厚,看不出來!”

“噗嗤.”就算是淡定的馮曼倫都沒忍住,直接笑場了。

“你”那個女人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是這個反應??!

“某個網紅?淘寶家?”小夏的小刀子繼續嗖嗖的往外飛:“還是整容失敗不得不涂這么多粉子遮蓋疤痕?這個命題太大了,真的很難回答?!?/p>

這個女人簡直要氣瘋了。

從來沒人敢對她這樣說話!

從來沒有!

那個在地上哭的小女孩看到小夏攔住了她的救星,從地上爬起來就要沖向小夏。

沈禾抬腿一拌。

噗通!這個女孩子瞬間摔了個嘴啃泥!、

“你的對手是我!我們才是同一個重量級的!”沈禾繼續擺好了架勢:“你媽媽說,小孩子打架,大人不要插手的!所以,我們倆之間的戰斗,是沒人會插手的!你也休想找其他的后援!”

沈睿笑瞇瞇的看著沈禾動手打架。嘿嘿嘿。他會武術,他的妹妹怎么可能是武術白癡呢?只不過小公主輕易不出手罷了。

賀逸寧這回總算知道為什么大家都這么淡定了!

怪不得沈禾受了委屈,沈柒還能淡定的喝粥!

怪不得馮曼倫那么急于表現的人也這么淡定!

原來他的小公主根本不是小包子!

欺負沈禾的小女生真的是驚呆了!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沈禾。

她竟然輸給了一個三歲的小孩子!

她都已經六歲了!

小春小夏也笑瞇瞇的看著沈禾,小公主好棒!小公主的架勢好標準,一看就是從小進行武學訓練的!

小女孩不服氣,再次朝著沈禾沖了過去。

沈睿在旁邊,笑瞇瞇的指點自己的妹妹:“小禾,用詠春拳跟她打!”

沈禾馬上換了拳法,一套詠春打的像模像樣!

小女孩被沈禾揍的哇哇又哭了起來。

小女孩的媽媽想過去幫忙,可是奈何小夏的手不松開,她也沒轍??!

賀逸寧忍不住問沈柒:“孩子們的拳法是跟誰學的?”

沈柒一指馮曼倫,笑瞇瞇的說道:“師兄請的教練??!這倆孩子從會走路開始,就開始接受正規的武學訓練了!不然你以為小禾為什么跳舞跳的那么好?當然是因為她有武學功底呀!”

馮曼倫只是笑:“應該的?!?/p>

賀逸寧又開始吃醋了。

他身為孩子的父親,他才應該是孩子武學的啟蒙老師才對!

啊啊啊,真的好吃醋??!

沈禾畢竟年紀小,打完了一套詠春拳,把對方揍的哇哇哭,自己也累的夠嗆。

賀逸寧心疼閨女,干凈把沈禾抱了起來,拿起紙巾就給沈禾擦汗:“小禾真棒!”

“我將來是要保護媽咪的!所以小禾才不會被人欺負的哇哇哭,小禾要堅強,小禾要棒棒噠!”沈禾握起小拳頭,一臉勵志的表情。

賀逸寧看到自己的小公主萌成這個樣子,也不管沈禾臉上有沒有汗,低頭狠狠親了一口:“我家小禾就是棒!”

那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看到自己真的打不過沈禾,終于轉身去抱她親媽大腿了:“媽咪,你不是說,比我小的小孩子,我可以可勁兒的欺負嗎?為什么我連她都打不過。嗚嗚嗚嗚.”

小女孩的媽媽用力掙脫小夏的手:“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報警?你報??!”小夏大喇喇的回答,手指著小春的方向,說道:“看見沒?全程錄像呢!不怕你報警,就怕你慫!”

沈柒笑著說道:“小夏,算了?!?/p>

小夏聽到沈柒這么說,這才松開了手,從小春那邊接過**,認真的擦干凈手指,說道:“真是的,一臉粉子甩來甩去,我都要窒息了!”

聽著小夏的再一次補刀,在場的人們都是一陣忍俊不禁。

小女孩跟她媽,今天大概是生平第一次被人打擊成這樣,這飯是怎么都吃不下去了,抱著孩子轉身就走。

臨走前不忘撂下一句狠話:“你們都給我等著!”

鬧劇結束,沈柒這才過來給沈禾擦身上:“小禾剛才的樣子真的好帥??!”

“小禾要保護媽咪的!”沈禾握緊了小拳頭:“小禾長大了,就再也沒有人能欺負媽咪了!哥哥,我是不是很棒?”

沈睿笑瞇瞇的豎起大拇指:“小禾一直都很棒!”

沈禾這才心滿意足的跟著沈柒回去換衣服了。

沈柒一走,賀逸寧對馮曼倫說道:“曼倫兄,還真是費心了!提前就開始籌劃教導孩子們練武?!?/p>

“不客氣?!瘪T曼倫挑眉回答:“這兩個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樣。給他們聘請武學教練,分內的事情,賀總不必客氣?!?/p>

賀逸寧笑的眼含殺氣:“等曼倫兄與趙雯雯小姐有了孩子,我也可以義務幫忙。畢竟,在武學方面,我也是有一家之言的?!?/p>

聽到賀逸寧提到趙雯雯,馮曼倫的臉色終于不那么好看了,他臉色略僵了一下,這才說道:“我們剛剛訂婚,結婚的事情,還不著急?!?/p>

“是啊。僅僅是一個訂婚,就足夠讓曼倫兄起死回生了?!辟R逸寧鳳眸低垂,說道:“不過,具體能走多遠,還是要看緣分??!”

馮曼倫剛要說話,沈柒已經帶著沈禾重新回來了。

沈禾換了新衣服,剛才的壞心情瞬間一掃而空。

賀逸寧也不再理會馮曼倫,繼續喂寶貝閨女吃飯飯!

早餐送上來,大家吃的很快。

馮曼倫只是簡單吃了幾口就不吃了,起身離開了車廂。

沈禾小聲問沈柒:“媽咪,馮叔叔為什么生氣了?”

沈柒一陣茫然:“???他生氣了?”

賀逸寧鳳眸彎彎,說道:“大概是因為我們一家四口在一起,他未婚妻沒跟著吧?!?/p>

沈禾歪著頭說道:“是嗎?嗯?等等,準爹地,你現在已經很自覺的把你劃到了我們一家人的范圍里了嗎?”

賀逸寧鳳眸一挑,什么時候能把那個準字給去掉??!

“是??!我一看到你,就喜歡的不得了。恨不得天天跟你培養父女感情?!辟R逸寧抬手一刮沈禾的鼻尖:“誰讓小公主這么可愛呢!”

沈禾嘻嘻一笑:“老師和小朋友們也是這樣夸我的!”

吃完了早飯,大家準備離開餐車。

還沒走出兩步呢,餐車門口外面呼啦啦一下子圍了一群的人。

賀逸寧腳步不停,抱著沈禾繼續往前走。

“小禾,你的詠春拳雖然打的像模像樣,可是你知道為什么你那么累,對方卻只是被你推到在地上嗎?”賀逸寧笑瞇瞇的開口問道。

“為什么呀?”沈禾好奇的反問。

“那是因為,力量是絕對的必勝法寶?!辟R逸寧一邊走一邊解釋:“一會兒演示給你看好不好?”

沈禾開始鼓掌:“好啊好啊?!?/p>

這個時候,那群人堵住了車門,嘩啦啦從身后舉起了板凳、椅子、水桶以及拖把.

不是他們想舉著這些打架,而是火車過安檢的時候,**也帶不上去??!

“你們敢欺負大嫂?找死呢吧!兄弟們,給我上!”那群人中有人大聲的咋呼了起來:“趁著乘警還沒來,一起上!”

小夏很快將沈柒保護了起來:“少奶奶,您走最后面就成!前面亂,別傷著您!”

沈柒一臉焦急的說道:“別傷著孩子!”

賀逸寧頭也不回的回答:“傷著我,也傷不著她!小禾,看清楚,讓你看看什么叫做絕對力量!”

話音一落,賀逸寧長腿一伸,上半身紋絲不動,僅僅靠著腰部和腿部的力量,一腳一個,直接踹飛!

沒錯,是直接踹飛!

賀逸寧身邊的那幾個人,就沒一個能沖到賀逸寧面前的!

“哇!”沈禾是真的沒想到賀逸寧的戰斗力這么彪悍!

她簡直都要粉他了好嗎?

沈睿也是一臉崇拜的看著賀逸寧。

都說爸爸是兒子心中最強的偶像,這句話可是一點不為過。

沈??粗R逸寧抱著沈禾的情況下,都那么淡定從容的一腳一個踹飛,那姿勢那氣度那氣質,簡直是不要太帥!

賀逸寧一邊靈活的躲過對方揮舞的拖把,一邊從容不迫的踹飛,還在淡定的跟沈禾講授課程:“詠春拳的奧義是寸勁。拳快而防守緊密??此戚p松,其實也需要耗費不少的力氣。這種拳法確實很適合你。小睿的話,就適合練習一些更為精準的戰術搏擊?!?/p>

“是!”沈睿在身后,中氣十足的回答。

爹地好棒!爹地好帥!爹地好博學!

“小睿,看好了!”賀逸寧話音一落,單手出拳,一拳頂在了朝著他舉著凳子沖過來的大漢的肚子上。

那個大漢仿佛被定格一般,整個人一臉的難以置信,然后抬頭看了一眼賀逸寧,手里的凳子緩緩垂下,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

“這是什么拳法?”沈睿興奮的簡直眼睛都在發光。

“這是雇傭兵們才會用的拳法,我剛才如果不收力的話,對方的肝臟、胰臟和胃,就會全部被我搗爛?!辟R逸寧輕輕解釋說道:“有沒有興趣?想不想學?”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