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六百六十七章賀總要替老婆出氣

趁著岳家人都還在G市,那就一起解決一下!

于是,一大早上,小春就約見了岳老板一家人。

堂堂賀氏財團的總裁約見,請問,誰敢不去?

不去?呵呵呵呵.好大的臉,以后還混不混了?

別人想求見一面都見不到的好嗎?

所以,一聽說賀逸寧要親自見,岳家的三個子女都興奮的差點哭了。

連夜都趕到了G市,準備覲見帝王。

上午十點的時候,賀逸寧一身休閑西裝,輕松的出現在了約定的酒店。

遠遠的就看到,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帶著兩個女兒一個兒子,規規矩矩的站在了酒店門口的位置等候著。

小春在賀逸寧看過去的時候,已經開始解釋清楚了:“岳老板,今年五十五歲,他左手邊的女子是他的長女,岳玲,三十歲,家庭主婦。另一位女性是他的小女兒,岳美,26歲,某鄉鎮公務員。他的兒子叫岳常,28歲。游手好閑,亟待繼承岳老板的家產?!?/p>

賀逸寧鳳眸一挑:“有意思。讓他們進來?!?/p>

“是,總裁?!毙〈厚R上落后一步,等賀逸寧進去之后,才對岳老板說道:“諸位,這邊請?!?/p>

岳玲,岳美和岳常激動興奮的差點都要歡呼起來了。

他們終于見到傳說中光明帝國的帝王了!

好帥,真的好帥!

比傳說中的還要帥上好幾倍!

如今他們就要跟堂堂的賀氏財團總裁攀上親戚了!

他們都要飛黃騰達了!

看著三個子女激動興奮的面孔,岳老板心底一片沉重。

今天賀逸寧忽然召見,這未必是好事!

畢竟,昨天發生的事情那么的不愉快!

而且賀逸寧可從來不是心慈手軟的主!

那么,今天的相見,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警告?打壓?

還是直接出手抹平一切?

再看看還在興奮著的三個子女,岳老板心底真是怒其不爭??!

死到臨頭,竟然還蠢的這么開心!

賀逸寧一進房間,就一把解開了領口的扣子,接過了小夏剛剛倒好的紅酒,一邊著一邊走到了沙發上坐下。

他就那么看著岳玲岳美岳常三兄妹帶著一副諂媚雀躍的深情,跟著自己走了進來。

視線越過這三兄妹,落在了岳老板的身上。

鳳眸微微挑了挑。

還好,這個岳老板還算不糊涂。

知道今天是宴無好宴。

“賀總?!痹懒嵩烂兰拥牟铧c就直接走過去了,被岳常一把拉住了。

岳老板心底嘆息一聲,他今天只能豁出這張老臉,求賀逸寧放過他們三個了!

“四位,請坐?!毙∠膽B度非常明顯的隔開了他們跟賀逸寧的距離,讓他們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謝謝,謝謝!”岳老板趕緊說道:“不知道賀總找我們來,有什么吩咐?”

岳美有點不高興自己的老爸這么卑躬屈膝的姿態。

他好歹也是賀逸寧的未來岳父了好?

岳美咳嗽一聲,說道:“爸,你這說的什么話?我們可是自己人!”

岳美的話音一落,岳玲跟岳常同時點點頭表示贊同。

小春小夏小秋小冬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個人忽然覺得今天跟著過來,果然是可以看到好戲了。

見過上趕著的,沒見過這種姿勢上趕著的!

他們家總裁可是只認林宇翔是他的岳父,可不認什么阿貓阿狗的。

岳常點頭哈腰的對賀逸寧說道:“賀總,您有什么吩咐?只要您開口,一切都好說?!?/p>

賀逸寧輕輕笑了起來。

這一笑,簡直是百花燦爛,看的岳玲岳美差點晃掉了眼睛。

岳玲還差點,她畢竟已經結婚了。

岳美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賀逸寧沒有接他們的話茬,對小春點了點頭。

小春馬上沖著外面點點頭,馬上有四個人進來了。

每個人手里都托著一個古樸精致的托盤,每個托盤上都擺放著一杯茶。

四個人將茶杯慢慢放下,動作整齊劃一,簡直好看的不要不要的。

茶杯的精致程度,也是讓人嘆為觀止啊。

“請?!辟R逸寧一抬手,嘴角笑意淺淡,鳳眸深邃。

岳老板心底不安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而岳玲岳美岳常三個人,仍舊毫無所覺,喜滋滋的端起了茶杯,裝模作樣的嘗了起來。

四個人一嘗,笑容馬上就僵住了。

他們忐忑不安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他們就算沒喝過最頂級的茶水,也喝過上萬塊錢的,也知道茶葉再貴,也不可能是泛酸的!

賀逸寧修長的手指晃著手里的酒杯,輕輕飲了一口,將酒杯遞給了小夏,慢悠悠的說道:“我這一杯酒,是法國的波爾多aoc。不算太貴,有錢就能喝得起??墒悄銈兡潜?,可不是有錢就能喝到的。因為,喝過這杯茶的,是要用命去付的?!?/p>

賀逸寧的話音一落,岳老板騰的站了起來,一臉的驚懼。

岳美岳玲兩個人還都是一片茫然神色。

岳常也慢慢反應過來了,一個沒坐穩,想站起來,卻又腿軟了,一下子跪坐在了地毯上。

岳老板顫聲說道:“賀總,請饒了他們!”

岳玲岳美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臉色一片刷白!

賀逸寧長身而起,站在了旁邊的酒架上,隨手抽出一瓶酒,隨口問道:“你們知道這瓶酒值多少錢嗎?”

岳老板的腿都開始哆嗦了。

岳常身為一個男人,慫的竟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不貴,可以買一條人命?!辟R逸寧放了回去,又抽出了一瓶酒:“這瓶酒,還好,可以買你們四個人的人命?!?/p>

岳老板的腿一下子也軟了,身體一晃,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了。

“你你怎么能對我們做這樣的事情?你要殺人?殺人是要償命的!”岳玲哆哆嗦嗦的開口說道。

她還是不死心:“何況,我爸爸跟沈家的沈子瑤是男女朋友!你難道就不怕沈家對你不依不饒?”

“不依不饒?”賀逸寧輕輕笑了起來:“對不起,我的岳父叫林宇翔。請問你哪位?”

“可是,林宇翔已經死了??!”岳美也顫抖著開口說道:“沈子瑤確實是跟我爸爸在談戀愛??!”

岳老板臉色更蒼白了,尖叫了一聲:“岳美,別說了!”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