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八百二十七章 探秘實驗室

一天一夜之后。

整個實驗室里,安靜的如同另一個世界。

外面的人們還在等著里面的消息,而里面——只剩下了一個人還活著了。

外面終于等的不耐煩了,那個魔鬼下令讓人強行打開實驗室,進去看個究竟。

可是當外面的人打開門之后,卻發現實驗室里,各項儀器都在正常運轉,而偌大的空間里,空無一人。

“這是怎么回事?”魔鬼都忍不住驚叫了起來:“那些科學家呢?”

“父親是說那堆已經分不清是誰的肉泥嗎?”崇明的聲音從所有人的身后響起。

一群人同時轉身回頭,看到崇明一身干凈清爽的白大褂,悠然自得的走了過來。

在他的腳下,是一堆令人作嘔的肉泥。

“你——”魔鬼看著崇明,第一次感受到了威脅。

“恭喜父親,實驗成功了?!背缑鲹u晃著手里的試管,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不過,可惜,其他人都死掉了?,F在這個技術,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了。好可惜,我在實驗期間,損傷了我的記憶,我似乎也不記得這個實驗的過程和要點了?!?/p>

“你——”魔鬼再次的欲言又止。

崇明主動走到了魔鬼的面前,就那么看著他:“我現在是父親的兒子了嗎?”

魔鬼眼神閃爍了片刻,才緩緩說道:“恭喜你,我的兒子。我宣布,你成為我的繼承人之一?!?/p>

崇明謙和一笑:“多謝父親。這里沒什么可值得留戀的了,我們可以離開了嗎?”

“當然可以?!蹦Ч磔p嘆一聲說道:“這幾天,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想,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背缑髟幾H一笑。

回憶到了這里,崇明手里的香煙,也燃到了盡頭。

那次離開這里之后,這個實驗室就被封存了起來,里面的東西一點都沒有動過,交給了詹姆管理。

至于詹姆對這個實驗室做了什么,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如今,又要再次進入這個充滿著痛苦記憶的地方,崇明倒覺得,沒那么可怕了。

當年見過那一切的,全部都死在了他的手下。

無一幸免。

如今,故地重游,大概也沒什么可怕的了吧?

崇明狠狠熄滅了手里的煙蒂,轉身大步朝著實驗室的入口走了過去。

崇明剛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身后一陣汽車的強大引擎聲傳了過來。

其他人手里的槍同時舉了起來。

崇明眼睛一瞇,卻是一抬手,說道:“把槍都放下,除非你們不想活著離開這里。這個世界上,敢槍口對著他的,估計沒幾個人?!?/p>

那群人馬上將槍口壓向了地面。

兩分鐘之后,一輛霸氣的軍用吉普改裝車,穩穩的停在了崇明前面十幾米處。

車門打開,賀逸寧直接跳了出來。

賀逸寧原地做了個拉伸活動,對崇明說道:“我不放心你,所以親自過來了?!?/p>

崇明哂笑:“是想親眼見見那個實驗室吧?”

賀逸寧哈哈大笑了起來:“你這么說,也可以承認。不過,小七確實給我來電話了,她說,我的大舅子————”

聽到賀逸寧提到沈陸,崇明的眼睛瞬間一亮!

賀逸寧卻是嘴角一勾,吊足了崇明的胃口之后才說道:“我大舅子說,他等你回去?!?/p>

崇明眼神劇烈閃爍了片刻:“好?!?/p>

“走吧?!辟R逸寧抬手拍拍崇明的肩膀,說道:“讓我去見識見識,將你徹底脫胎換骨的實驗室,會是個什么所在?!?/p>

崇明看了看賀逸寧,他只帶著小春和小夏來的,都沒帶其他人。

看來,賀逸寧對他還真是很放心??!

“走吧,就在下面了?!背缑鬓D身率先朝著臺階下走了過去:“這個實驗室處于地下大概二十米的位置,外圍的建筑都是**武裝軍后來加蓋的,所以我們要帶個向導過去。不然的話,我們還要浪費一點時間進行拆除?!?/p>

賀逸寧點點頭,轉頭沖著小春使了個眼色。

小春馬上無聲的做了個ok的手勢。

在地面上有一個小小的建筑,大家需要彎著腰往下走。

前面有人壓著俘虜向導走在前面,崇明走在中間,賀逸寧走在了后面。

這條路很逼仄,尤其是崇明跟賀逸寧個子那么高,兩個人不得不彎著腰慢慢往下走。

前面那個俘虜向導一邊走一邊指出了埋伏在兩側和腳下的陷阱以及拆除辦法。

還真別說,這條不算長的通道里,還真是埋了不少的機關。

前面的人,小心翼翼的拆除了這些裝置之后,再反復檢查一遍,崇明跟賀逸寧才會跟上去。

這一路走的特別的慢,足足走了十幾分鐘才走完了通道。

走完了通道,大家站在了一個井口邊。

那個可憐的俘虜對崇明說道:“崇明先生,只要從這個井口下去,就可以進去了。再往下的路,我也不知道了。我已經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崇明笑瞇瞇的看著他:“你見過了我的樣子,你覺得你還能活著離開嗎?再或者,你看到了他的樣子,你覺得他會讓你活著離開嗎?”

賀逸寧頓時微笑了起來。

不等這個人有所反應,旁邊的小春手里已經掏出了一個注射器,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另一只手將注射器一下子扎進了他的頸動脈之中。

手指一推,注射器里的液體瞬間被推進了這個男人的體內。

不過是五秒鐘的時間,這個男人的眼珠子瞬間睜大,緊接著失去了神采。

崇明淡淡的看了小春一眼,對賀逸寧說道:“你還是那么的謹慎??!”

“我只是替你做了你準備做的事情,僅此而已。好了,解決了麻煩,我們該下去了!”賀逸寧一臉平靜的回答說道。

小春將這個人緩緩放倒在地上,收回了注射器。

賀逸寧深深的看了小春一眼,對崇明說道:“其他人都不必跟著了,我們兩個下去吧?!?/p>

“好?!背缑鼽c頭說道。

他也確實不想讓其他無關人,看到下面的一切。

如果對方不是賀逸寧,崇明早就把對方給干掉了。

這個時候,一條滑索上飄過來了一個升降機。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