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梅家的那些破事

梅夫人越發的委屈了。

是梅叢林不能生的,又不是她不能生。

可是偏偏這么有力的話,她就是說不出來,只是坐在那邊抹眼淚。

“同樣都是我的孩子,怎么差距就這么大?!泵穮擦謿獾男乜谄鹌鸱?。

就算現在施然還不認他,他也是把施然當成自己的孩子的。

在施然掌控了梅家之后,梅叢林一開始確實是錯愕的,但是過后還是帶著點點的欣喜的。

因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好像梅家的人,都帶著點自虐屬性。都是抖m的,都是不虐不痛快的。

梅叢林一提到施然,話也就多了起來:“這些年,這個孩子的本事,整個梅家和董事局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才幾年的時間,就把大權給握在了手里,而且在董事局上的發言,句句精彩。睿禾貴族學院果然是個 好地方,把施然也教育的好,小小年紀就叱咤風云,將來成就肯定是了不得的。賀家的人都很喜歡他,將來拉拔拉拔他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他天天跟賀家的小公主在一起,要是將來做了賀家的姑爺,咱們梅家就真的光耀門楣,飛黃騰達了!”

梅夫人還在抹眼淚,什么話都不說。

“再看看你生的那個閨女,盡給我們梅家丟臉!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出去養男人!咳咳咳咳,簡直丟死人了!我都沒臉去見親家了!你這個當媽的是怎么教育的孩子?你不是去看過她了?怎么就不勸勸她學好,好好的挽回丈夫的心,然后給人家生幾個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地位就鞏固了。男人嘛,有幾個不出去玩的?只要知道回家就好!她在那個家里的位置就不可動搖,等孩子大了,她就是太后,誰能說她個不是?”

梅夫人唯唯諾諾,一句不敢反駁。

“現在董事局都一起要求施然接任下一任的總裁。這是好事??墒俏医o施然打電話,他不肯接。這多半是因為施醫錦的問題。這個孩子是個孝順的,是個好的,奈何他那個媽就是太固執。施醫錦都給沈家生了兩個兒子了,怎么就不能把施然還給梅家?梅家就這么一根男苗了,這偌大的梅家都給施然不好嗎?就算沈家不缺梅家這點錢,可這個世界上有誰是嫌錢多的?不過就是讓施然改個姓,跟我姓一下又能怎么樣?”

“以前她就只有施然這么一個兒子,所以當成了寶貝,死活不給我。我也能理解。這都什么時候了!施然都十八歲了!施醫錦怎么可以繼續這么自私?她為沈肆生了兩個孩子,我說什么了嗎?” 梅叢林快速的喘息了幾聲,劇烈的咳嗽著說道:“現在我都這樣了,我還能有幾年的光景?死前都不給我一個兒子,施醫錦這個女人真是夠狠毒的!”

梅夫人仍舊唯唯諾諾,什么都不說。

梅叢林看到自己的妻子這么沒出息,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再想到他這輩子都沒希望生兒子了,那火氣就更是騰騰騰的上來了,一把就把梅夫人給推開了:“滾滾滾,看到你就心煩?!?/p>

梅夫人抹著眼淚離開了。

盡管她滿腹委屈,可是卻沒有開口反駁,只能被梅叢林吃的死死的。

梅夫人離開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給遠在千里之外的梅嶺打電話訴苦。

梅嶺聽了親媽的訴苦,她在電話那端只是呵呵的笑著,卻沒說半句安慰她的話。

訴完苦,梅夫人說道:“梅嶺,我跟你說了這么多,你都不安慰我一下,你還是我女兒嗎?”

“如果安慰有用的話,我早就安慰你了?!泵穾X冷淡的回答:“我讓你離婚,你為什么不離婚?”

梅夫人果然再次的大驚失色:“胡說八道什么?這婚是隨便能離的嗎?你都這么大了,我再跟你爸爸離婚,這像什么話?這傳出去,這臉往哪里擱?”

梅嶺再次呵呵了起來:“既然你不想離婚,也不想改變,那就受著唄,能有什么辦法?”

梅夫人左思右想,雖然覺得女兒說的對,但是還是覺得有點委屈,于是岔開話題說道:“那女婿最近回家了沒有?”

“我不知道啊,我都一個月沒回家了!”梅嶺打了個哈欠說道:“我現在住在外面的別墅里,很少回去?;厝ジ陕??冷冷清清的多沒意思,還是在別墅的好,要什么有什么?!?/p>

梅夫人一聽,于是又開始了碎碎念:“梅嶺啊,不是媽說你。你這樣子,你的婆家怎么會喜歡你呢?你不趕緊為人家開枝散葉,怎么能坐穩少奶奶的位置呢……”

電話那端的梅嶺一聽又是這些說教,直接把手機放桌子上一放,開了公放,然后跟她剛剛勾搭到手的小鮮肉親親熱熱的互相喂食去了。

等梅夫人說夠了說累了,掛了電話,梅嶺的臉色才驀然一沉,對小鮮肉說道:“我今天有點累了,你先回去吧?!?/p>

小鮮肉還不想走,梅嶺直接甩了一疊鈔票放在桌子上:“我今天很煩,別來煩我,想干嘛就干嘛去?!?/p>

小然肉果然開開心心的帶著梅嶺的錢離開了。

梅嶺往沙發上重重一靠,一臉的木然,沒有任何表情。

跟那個男人生孩子?

真是可笑!

她怎么會給一個不愛的男人生孩子?

這輩子,她都不會要孩子了。

如果不能給沈肆生,那還有什么意義?

梅嶺抬手,摸摸自己的臉蛋,她已經三十歲了。最好的年華,就這么蹉跎了。

無所謂,反正現在也不差。

她現在找的小鮮肉,大抵都是帶著沈肆的影子的。

沒辦法,她已經沒辦法喜歡上其他類型的男人了。

至于那個名義上的丈夫,他有多遠滾多遠吧!

反正她手里不缺錢,有時候還能打著他的名義做點事情,他身邊愛有小三四五六七八,她完全不care。

因為根本不愛,所以怎么會在乎?

以前吵架是因為拉不下那個臉,現在還有臉面嗎?

呵呵呵。

其實沒皮沒臉的活著也挺好的,至少不再像以前那么憋屈了。

梅嶺站了起來,拎著剛剛買的愛馬仕包,轉身就開車去酒吧買醉了。

今晚,或許會有其他的收獲也說不一定呢?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