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wmmlcw.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娛樂公司挑幾個人?”寧喬喬眼神定定的看著他。

這男人說的是認真的?

“那不然呢?難道專門找幾個不行的得罪客戶?”郁少漠挑著眉道。

看來他還真的是認真的!

寧喬喬深深吸了口氣,忍著要飆出口的臟話,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好,你要女人是吧,我去給你找!”

說完,她轉身便朝門外大步走去。

郁少漠皺著眉看著她的背影,只見她走出辦公室,順手關上門。

“砰!”

辦公室里響起重重的關門聲。

郁少漠咬了咬牙,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還真的走了!

他還以為她會跟他吵架,會跟他鬧,會反對他,結果她竟然二話不說直接走了!

寧喬喬坐電梯下樓,快步走出電梯朝大門口走去。

“寧小姐。”女前臺看到她快步跑上來,一臉同病相憐的表情看著她:“你是不是也被郁先生趕出來了?他現在還是很生氣吧?”

寧喬喬搖頭:“我不是被他趕出來的。”

“不是?”女前臺愣住了:“那你怎么會出來?”

“我出來是因為我要去替他辦事。”寧喬喬眼神閃了閃,繼續道:“郁先生晚上要去應酬,他讓我去給他找幾個漂亮女孩,所以我正要去。”

既然郁少漠要這么干,那就別怪她不在他的員工面前維護他的形象了。

女前臺聽完眼睛一亮:“漂亮女孩,那我……”

“你就算了吧,不是他的菜。”

寧喬喬直接打斷她的話,轉身頭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女前臺郁悶地站著,什么叫她不行,這女人又不是郁先生,憑什么就說她不行!

“小姐,您怎么一個人出來了?郁先生沒有和您一起出來嗎?”

寧喬喬走出大門,守在門口的保鏢看到她恭敬地道。

“他還在工作。”寧喬喬淡淡地道。

“郁先生這么勤奮么,都快到下班時間了也不肯早走。”

保鏢說道。

寧喬喬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嗯,勤奮著呢!”

保鏢敏銳的看出她臉色有些不好看,心里咯噔一下,該不是剛才小姐上樓,兩人又吵起來了吧?

不過這種事這幾天頻發,他們都已經快看習慣了。

保鏢不敢再多言,恭敬地低下頭道:“小姐,那我們現在直接回別墅嗎?您要不要等等郁先生?”

“不用等他了。”寧喬喬說完停了一下,道:“找個夜場,我去雇幾個人。”

“雇人?小姐你要開店嗎?”

保鏢疑惑地問道。

寧喬喬眼神一閃,皮笑肉不笑地道:“那可比開店好玩了。”

保鏢明顯感覺到情況不妙,不敢再說什么,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讓人查演藝公司的地址。

很快,車子開到一家演繹公司門口。

保鏢在路上的時候和夜場負責人聯系過,寧喬喬去哪里時,一名穿著粉色西裝的經理已經在門口等著,見到他們快步走上來,熱情地道:“兩位就是要來我們這選人的吧?”

寧喬喬看帥哥都快看免疫,但是對這種粉色系的男人有些招架不住,看了看經理,輕咳一聲,道:“人都到齊了嗎?”

“到齊了到齊了,為了節約你們的時間,她們都已經在等著了。”

保鏢開出的籌碼不低,一個人的價格都能頂上他們一天的營業額了,而且他們還不止要一個,粉經理當然早就已經準備妥當。

“那就去看看吧。”寧喬喬笑了笑。

“好,請您跟我這邊來。”粉經理臉都笑成一朵花了。

寧喬喬也沒說什么,跟著他朝里面走去。

粉經理將她帶進一間包廂,推開門只見里面站著兩排女人,一個個穿著時髦身材高挑,外貌都非常不錯。

見有人進來,那些女人都朝他們看過來。

寧喬喬看了眼那群女人,眼神閃了閃,沒有講話。

“小姐,不知道你是替什么人選呢?”粉經理生怕冷場,趕緊跟他找話題。

保鏢只在電話里說要選幾個人陪一下客戶,也沒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當然得打聽了一下,一會吩咐給選走的人,不然萬一選走的人冒冒失失的把膽子搞砸了,那就麻煩了。

寧喬喬笑了笑:“給我老公選。”

“什……什么?”粉經理笑不出來了,表情僵硬地看著她:“小姐,你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寧喬喬挑了挑眉。

這么說她還真不是在開玩笑?

粉經理無語,老公出來尋歡作樂的他們見得都麻木了,但是老婆幫老公選女人的還是頭一次見。

寧喬喬也沒解釋那么多,轉過頭看著那些人,貌似在考慮該選哪一個。

粉經理的重點當然也不是他們的私事,立刻快步走上去,道:“小姐,你是幫你老公找陪酒要用的人吧。”

“呵,你倒是挺聰明的。”寧喬喬笑著看了他一眼。

“嘿嘿,我這不是猜的么。”粉經理笑瞇瞇的:“這點你可以放心,她們論喝酒肯定沒問題,而且活躍氣氛都是一把好手,你隨便選哪個肯定都能幫你成事。”

“這樣么?”寧喬喬看著那些各有千秋的佳麗,想了一下,指了指幾個人。

那幾個女孩走出來,身材和外貌都很不錯,寧喬喬滿意的點了點頭,朝他們道:“今天請你們去,只是想讓你們和客戶喝喝酒,其他的事不會讓你們做,等應酬結束了就會送你們回來。”

“小姐你放心吧,我們姐妹的酒量可不錯!”

“沒錯,只要你一句話,保證把他灌到暈暈乎乎簽合同!”

“今天他們要是喝不倒,你來找我們麻煩。”

幾個女人笑著道。

寧喬喬笑了笑,搖著頭道:“你們錯了,我今天不是讓你們去陪客戶的。”

“呃,你這是什么意思?”

女人們都不解的看著她。

這一會讓她們陪,一會又不讓她們陪,這到底是讓陪還是不讓陪?

寧喬喬笑了笑,道:“各位不用著急,我的意思是,我只讓你們去陪一個人。”

“陪一個人?”她們詫異地看著她。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